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绿城春风红杏开之评先进】(03)【作者:咆哮太阳】
【绿城春风红杏开之评先进】(03)【作者:咆哮太阳】
字数:136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同学会

  不知不觉,白枝大学毕业也快两年了,大学同学毕业后也是各奔东西,基本都找到工作稳定了下来,而且还有一部分同学早已经结婚生子,同学之间很少碰面,只是在QQ群里聊聊天,互相问候一下,都是面上的客套话,同学之间也逐渐有些疏远。

  身为大学班长的关西,在学校时跟白枝特别谈的来,两个人兴趣爱好都相同,而且关西身材魁梧高大,性格阳光,在同学中很有人缘,是大学女生当中公认的白马王子。

  白枝跟关西在学校时,同学们一度认为他们在谈恋爱,其实不然,白枝由于长的漂亮,早早就被同班的一个富二代大伟追到手了,并被他破了处。关西由于家庭经济较差,大学期间一直没有谈恋爱,让很多的女同学叹息不已,很多美女都想去倒贴,但关西只想在大学学点东西,争取找个好工作,早日帮家中减轻一下负担。

  虽说白枝跟关西没有谈恋爱,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比普通朋友更进了一层。在白枝大学三年级的时候,白枝的初恋男友大伟又看上了临班的一个女孩子,渐渐疏远了白枝,令白枝很苦恼,尤其是有一次,大伟将白枝灌醉后开房,自己跟白枝打完一炮后又跑出去找新认识的女友,然后大伟又叫来自己的跟班,把白枝送给他,要不是当时这个猥琐的同学太紧张,鸡巴没硬起来,白枝肯定会被他强上了。虽说这个同学没干到白枝,但是白枝全身还是让他给亲了个遍。

  从这件事后,白枝跟大伟彻底分开了,而且相当长一段时间,白枝一直都很消沉,幸亏关西在她身边,安慰她、关心她,她才走出了阴影,开始了她大学时期的第二段恋情。

  白枝也知道关西的情况,知道他不会在上学期间谈恋爱,就把他当作了自己无话不谈的男闺蜜,而且在关西生日那天,白枝单独跟关西出去庆祝他的生日,两人喝了点酒后,白枝向关西又倾诉起自己的苦恼,在得到关西的安慰开导后,主动投入关西的怀抱,两个人发生了关系。

  但他们都清楚,他们之间不可能,所以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将性爱当作两人之间排除寂寞的方式,一直到毕业后各奔东西。

  关西毕业后,没有辜负自己在学校的努力,很快找到了一家相当不错的外企,并且一年之内就被提升为销售经理,薪水相当可观。虽然毕业后关西也找过几次白枝,因为两人在异地工作,而且都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见面后两人就只是做做爱,聊聊天。

  毕业后,关西看同学们之间的感情日渐淡薄,他想自己在学校是班长,应该组织一次同学聚会,加深一下感情,毕竟在网上交流,总感觉缺点什么。

  关西在同学群中提出聚会的提议后,很快得到了不少同学的支持,于是,同学聚会地点就被定在了相对居中的W市,也就是白枝所在的城市。

  清风知道白枝的同学聚会后,也非常支持,由于地点定在本市,清风自然少不了帮着订酒店,订客房。

  很快到了白枝同学聚会的日子,关西由于是组织者,也提前一天赶到W市,筹备一下同学聚会的事情。

  关西赶到W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白枝请了半天假,亲自到车站去接关西,两个人碰面后,直接开车到了酒店,看看酒店的环境,安排一下第二天聚会的事情。

  安排完酒店的事情后,白枝原来打算让清风一起陪关西吃饭的,但是清风却是让他的同事给拽走了,这样就只能自己陪关西了,于是白枝跟关西一起,找了一家她跟清风经常去的餐馆,找了一个两人的情侣座,点了点东西,边吃边聊起来。

  由于两人关系微妙,吃饭之间少不了一些亲昵的动作。

  「小枝,听说你快结婚了,什么时候结婚啊?到时候我可一定要来为你祝贺。」
  「大约半个月后吧,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我可是你的小学妹,你不来我就不认你这个哥哥了。」白枝调皮的说着。

  「那肯定要来,再忙我也要来啊。对了,我还没见过妹夫呢,他怎么样?」关西问。

  「清风对我可好了,对我百依百顺,我现在已经很知足了,能找到这个好老公。就是……」白枝其实想说清风什么都好,就是鸡巴小一点,不能满足自己,但是话到了嘴边又羞于说出口。

  「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关西关心的问。
  「讨厌!不理你了!」白枝的脸更红了。

  关西被白枝弄的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于是尴尬的拿起桌上的红酒跟白枝碰了一下杯子。

  两人边喝边聊,不一会儿,白枝的小脸就已经绯红,就好似一朵娇滴滴的玫瑰花,让关西爱怜不已。

  关西抓过白枝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眼睛深情的看着白枝,「你真是个小妖精,每次见到你,我就非常开心,你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美丽的女人。」
  「那你老婆呢?孩子都有了还不在家安心呆着,还来调戏别人的女朋友。」白枝很享受手被关西抓着,边被他摸着手,边调侃道。

  「要不是家命难违,我才不那么早结婚。你也知道,农村人就这样,老人都想早上抱孙子,所以我就随便找了个结婚喽。」关西无奈的说着。

  「嫂子也不错,很贤惠,还给你生了个胖小子,知足吧。」

  「那倒也是,小月其实挺好的,对我没的说,对老人对这个家也没的说,确实是贤妻良母型的。」

  「那你还惦记着我?男人都这德行,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白枝有点吃味。

  「谁让你这么漂亮,男人见了你都会忍不住的。」

  「就知道说好听的,估计回家就把我忘了,毕业两年了,就来看过我两三次!」白枝鼓着小嘴,埋怨着关西。

  「呵呵,你不是有男朋友嘛!我来多了怕影响你们两口子感情啊。这么盼我来,是不是你男朋友满足不了你啊?」关西调戏着白枝。

  白枝被关西说中了心事,脸上不由得一红,嘴里小声嘀咕着:「哪有啊,挺好。」

  关西看到白枝的表情,心中顿时就明白了,肯定白枝的男朋友满足不了她,心中不由暗暗高兴,接着兴奋的跟白枝说,「小枝,我已经升任公司的大区经理,正好负责你们W市的业务,以后我就可以经常来看你了,每个月怎么也会来三两次的。」

  「谁不知道你的坏心思,说是来看人家,其实还不是想干些龌龊的事情!」白枝撅着小嘴说道。

  「什么龌龊事?我怎么不知道?」关西淫笑着,把白枝的小手往自己面前拉了拉,用嘴轻轻的含住白枝的手指,一个一个慢慢吸吮着。

  都说十指连心,白枝指尖也非常敏感,在关西的舔弄下,一股电流自指尖迅速传遍了全身。

  「没想到你现在变的这么坏。」白枝娇嗔道。

  「是吗?我以前是好人吗?」

  「你本来就是坏蛋,现在更坏了!你永远都是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那好,坐到我这边来,我让你看看是不是我没有那么坏。」关西把白枝拉到自己的一侧,两个人并排着坐了下来。由于两人找的座位在餐厅的角落,而且这个桌子周围有半包的屏风,外面的人一般不会向里面看的。

  关西拉过白枝后,又把她拉到里面靠墙的位置,他健壮的身体正好挡住了外面的视线,从外面看去,也只能看到白枝半个身子。

  白枝坐到里面去后,关西一把就搂过她在她的小嘴上亲了起来,并将白枝的嘴唇吸进嘴里吮着。白枝好长时间没跟关西在一起了,对他疯狂的吻既熟悉又陌生,在关西强烈的男人气息的吸引下,白枝将手攀上了他的脖子,热烈的回应起男人的吻。

  白枝主动将舌头伸向关西的嘴里,关西也毫不含糊,贪婪的将白枝的香舌吸进嘴里品味着,关西的手也没有闲住,早就伸从白枝的腰间伸了进去,把乳罩推了上去,在白枝丰满的乳房上揉着。

  白枝已经彻底意乱情迷,任由关西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终于关西的手从白枝的裙底伸了进去,隔着白枝的裤袜在挠着她的小穴。

  白枝的小穴早已湿的一塌糊涂,不由的将双腿微微分开,方便关西的手在自己的腿间游走。突然关西用手指压住了白枝阴蒂的部位,不停的揉搓着,白枝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受不了了……停下吧……关西……不要了……」

  「不要什么?我看你明明想要啊,看这骚水,都透过内裤跟丝袜,下面都湿了。」关西边说边加大了手指的力度,白枝受不了,忍不住啊啊叫唤了起来,小穴里的淫水也越流越多。

  「好坏啊……以后……以后……不理你了……啊……轻点……好难受……」
  关西看到白枝已经动情,一只手仍不停地抚摸着她美妙的身体,另一只手拉过白枝的小手,放在了自己早已经硬的不行了的鸡巴上。

  白枝顺从的用手在关西的鸡巴上抚摸着,虽然隔着裤子,但她仍能感觉到关西那巨大的一条。

  白枝一边轻轻的摸着,一边想到自己上学时被这根粗大的鸡巴干的死去活来,心中不禁产生了一种失落的感觉,心中不由地想道,「唉,关西这么棒,当时跟关西做爱的感觉真让人怀念,而现在跟清风做爱,一点感觉没有,鸡巴小不说,插一小会儿,刚刚有点感觉他就射了,每次弄的我不上不下,如果清风跟关西这样强就好了,可这世上哪有完美的事情呢?算了,清风对我那么好,我已经对不起他了,以后加倍补偿他吧。」

  白枝在矛盾中,手不由地拉开了关西的裤链,将手伸进去,用手指把他的内裤勾下来,用手握住那粗大的肉棒,上下撸动着。

  经过一番折腾,关西跟白枝已经情欲高涨,两人草草吃了点东西,就直奔关西住的酒店,回到了关西的房间。

  一进门,关西就迫不及待地搂着白枝狂吻起来,白枝也热烈地回应着关西,两人一边亲吻,一边动手将对方的衣服往下扯着,不一会儿,白枝身上就只剩下一条小内裤,关西已经全裸了,那粗大的肉棒顶在白枝的小腹上,羞的白枝小脸通红。

  其实关西喜欢白枝,除了白枝美丽性感之外,还有她这种小女人的性格,每次做爱,关西抱着白枝,疯狂的抽插着,不管做多少次,白枝仍然都是羞羞的表情,虽然做爱的时候白枝也很主动,但这种羞羞的表情对关西来说是一点也没有免疫力。

  每次看到白枝这种表情,就激起关西的兽欲,他不但不会怜香惜玉,反而会更加激烈的抽插,直到操的白枝高潮迭起。

  而清风就不一样了,看到白枝的这种表情,反而不敢放开去做,温柔的轻轻抽插,这样一来,本来鸡巴就小,对白枝的刺激就更小了,所以白枝还是喜欢跟关西做爱的这种感觉,喜欢这种只有性爱,不牵扯感情的交流。

  关西的大肉棒一次一次触碰着白枝平滑的小腹,白枝也忍不住用手去抚摸着,攥到手里上下撸着。

  关西的鸡巴变的更加粗大,他粗鲁的把白枝按下,让她跪在地上,把鸡巴送到了她的嘴边。白枝看着眼前粗大的鸡巴,毫不犹豫的张开口,把鸡巴含了进去。关西见白枝这么听话,非常高兴,他坏笑着把鸡巴使劲往前一捅,粗大的鸡巴顿时插进白枝口里大半,触碰到白枝嗓子根部。

  白枝没有防备,马上吐出关西的鸡巴,一阵干咳,眼泪都呛了出来,气得她用手在关西的毛腿上拍了几下。

  「坏死了,我不给你舔了。」白枝娇嗔着。

  「别啊,我刚才太激动了,没忍住,好小枝,再给我吃吃。」

  「别再发坏了,不然不给你吃了。」说完,白枝用手握住关西的鸡巴,把那粗大的龟头含进嘴里吸吮着。

  关西低头看着这么漂亮的同学为自己服务,心里充满了成就感,他拉起白枝,把她一把抱起来,放到了酒店的床上,一把扯下白枝的内裤,压了过去,用粗大的鸡巴在白枝粉嫩的小穴上磨着。

  白枝本来就已经情欲高涨,被关西这一折腾,更想要了,就不停地扭动着屁股,想把关西的鸡巴吞进小穴。

  关西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再磨蹭,用龟头挤开阴唇,直接把鸡巴一插到底。随着他的插入,两人都禁不住同时发出「哦」的一声。

  关西的鸡巴插进去之后,马上不停地抽插起来,房间里立即充满了啪啪啪肉体碰撞和噗滋噗滋淫水的声音。

  由于白枝已经被关西调戏了一晚,情欲已经到了极点,没插几下,随着「啊」的一声,白枝的小穴抽搐了起来,迎来了第一次的高潮。

  关西只觉得白枝的小穴突然变紧,像一张小嘴一下不停地吸吮着他的龟头,让他感觉到下体传来了更加美妙的刺激,他也不管白枝,继续加快速度抽插了起来。

  而白枝来了高潮之后,关西的鸡巴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加速抽插起来,强烈的快感源源不断地由小穴传遍了全身。

  突然,白枝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但是两个人谁也顾不上去看电话,只是还在疯狂的抽插着,直到电话响完,两个人还是在继续。但是没想到电话又执着的响了起来,关西有些懊恼,动作慢了下来,看着白枝,询问白枝要不要接电话。
  白枝突然想到,自己下午光顾着跟关西做爱了,不知不觉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可能是清风来的电话,于是白枝推开关西,趴在床上去拿床头柜上包里的电话。

  果然是清风,白枝深吸了口气,平稳了一下情绪,接起了电话。

  「风,哦,晚上不回去吃饭了,同学聚会的事还有些需要安排。」白枝在电话中答道。

  关西正在郁闷,看到白枝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接电话,小穴湿漉漉的,还有滴淫水挂在阴毛上,往下滴着,格外淫荡。

  关西再也忍不住,悄悄来到白枝后面,用手扶住白枝的屁股,把粗大的鸡巴对准白枝的小穴口,噗滋一下,猛地一插到底。

  白枝正接着电话,没想到关西突然把鸡巴操进了自己的小穴,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怎么了小枝?」清风显然听到白枝的叫声,连忙问道。

  「腿碰到桌子了,没注意,没事。」

  关西看到这种情况,更是暗暗发坏,使劲操起白枝,将白枝的屁股撞的啪啪响,声音估计都能传进电话里。

  清风在电话那头也听出了异样,「什么声音啊?小枝,你那边什么情况啊?」
  「啊……没……没什么……我正揉……揉腿呢……不跟你说了……」白枝边喘气边说,用眼睛往后面瞪着关西。

  关西可不管那一套,反而加快了速度,操得更起劲了。

  白枝连忙把手机拿远一点,用手捂着手机的听筒部位,嘴里忍不住啊啊啊的叫起床来。

  清风在电话里也是喂喂的叫了几声,白枝直起身子,用手推着关西,终于阻止了他继续抽插,但是他手却没闲着,一手摸着白枝奶子,一手伸到下面摸着她的阴蒂。

  白枝再次把电话放到耳边,「哦,你也不回家吃饭了,好的,吃完饭早回家……啊……啊……」

  关西在后面再次挺动着鸡巴,摸阴蒂的手快速的拨弄着,让白枝忍不住又叫了起来。

  「怎么了?小枝,你是不是有事情啊?」清风在那边焦急地问。

  「没……没事……揉到碰着的地方……格外疼……不说了……我还有事需要做……拜拜!」说完就急性挂断电话,然后把关西推倒在床上,骑到他身上,用手拍打着他的胸膛,「让你坏!让你坏!让清风听到怎么办!」

  白枝边说边把屁股挪到关西的鸡巴上,往上挺了挺腰,用手伸到下面扶正关西的鸡巴,一下子坐了上去。

  「哦……」由于这个姿势,鸡巴插的更深,白枝忍不住叫了出来,僵在那里不敢再动。

  关西微微一笑,知道白枝很少被自己这么大的鸡巴操,心里自豪感油然而生,他用手扶着白枝的腰部,帮助她上下运动起来,白枝在关西的带动下,也逐步找到了合适的力度,适应过来,扭动着屁股套弄着关西的鸡巴。

  这种姿势男人省力,但是对女人来说更占主动,因为白枝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力度,哪样更舒服,不一会儿,白枝就已经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但是自己的快感却是成倍增加,她不由自主地边扭动着屁股,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淫荡至极。

  女人终归是女人,不一会儿,白枝就已经体力不支,动作慢了下来,关西见状,就让白枝再次躺到床上,自己从正面将鸡巴再次插进白枝的小穴,毫不保留的快速抽插起来。

  白枝好久没有经历这么激烈的性爱了,她已经抛开了所有的杂念,只是想着要更加激烈的快感,她紧紧搂住关西的身体,将胸前的乳房紧紧贴着关西的胸膛,屁股往上抬着,迎接着关西的冲击。

  关西也没有让白枝失望,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十七八公分的粗大鸡巴也把白枝小穴里的淫水不停地往个带,顺着白枝的屁眼流到床上,把床单湿了大片。
  「啊……啊……受不了……啊……好胀……」白枝被关西操地语无伦次。
  关西看到白枝这么地骚浪,也是毫不留情地抽插着,次次将鸡巴插到底,白枝也仿佛是久旱逢甘雨,挺动着屁股配合着关西。

  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从两人的交合处传遍了白枝的全身,白枝再也受不了,强烈地连续性高潮让她全身都不停地抖动起来,白枝的叫床声已经变成了大声地叫,她再也不管会不会被别人听到,脑中一片空白,只是享受着关西为她带来的强烈的快感。

  关西没有技术性地疯狂抽插,也终于让他受不了,也开始了最后疯狂地冲刺,经过几百下高频率的活塞运动,关西将鸡巴深深插到小穴的最底部,屁股大腿哆嗦着,将浓浓的精液一股又一股地射进了白枝的小穴。

  白枝的高潮还没有过去,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宫颈被关西的精液喷淋着,一股热流再次传遍全身。

  经过这激烈地一战,两人已经累瘫在床上,喘着粗气,关西地手还不停地抚摸着白枝的全身,经过高潮的身体异常敏感,特别是关西的手刺激到她的阴蒂,她都会不由地全身哆嗦起来。

  休息了一会儿,两人草草收拾了下,白枝就挎着关西的胳膊,走出房间。
  清风下午下班后,几个同事就约他一起出去吃饭,清风知道白枝下午陪着她学长到酒店查看同学会的安排情况,知道晚上多数不回家吃饭了,于是就痛快的答应了同事们的邀请,但他还是给白枝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也没人接起,直到响完铃。清风不甘心,再次拨了一遍电话,经过好长时间,这次的电话终于被白枝接起来了。

  「小枝,你在哪里啊?」清风问道,但是白枝没有回答,反而是啊的叫了一声,清风连忙问白枝怎么了,白枝告诉他碰到桌子了,清风没有怀疑,他根本没有想到白枝是被一根粗大的鸡巴插的叫了一声。

  但是随后电话里传来了啪啪啪的声音,而白枝说是揉腿,清风心里嘀咕着,这哪是揉腿,拍腿还差不多。不过看来白枝这次碰的不轻,说话都喘着粗气,而且电话里说到最后,白枝都在电话里叫了起来。

  放下白枝的电话,他就跟同事们一起下班出去吃饭,他想到白枝明天的同学聚会,也想看看明天的同学聚会安排的如何,于是他提议也到白枝同学聚会的这个酒店吃饭,顺便看看白枝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清风他们到了酒店之后,却没有看到白枝,可能是她已经走了,酒店宴会厅早已经安排的妥妥的,他满意地跟同事们一起到酒店二楼包间用餐。

  清风走在最后,待同事们进了包间之后,他无意中一扭头,就看到白枝挎着关西的胳膊,亲密地从楼梯上下来。

  为了避免尴尬,清风快步走进包间,隔着玻璃看他们下了楼。

  清风跟同事们打了声招呼,说上趟洗手间,就偷偷跟在他们后面。本来白枝跟关西在一起倒没什么,但是他们这么亲密地走在一起,让清风心里真不是滋味。
  清风看到他们出了酒店大门,上车一起走了,心里不禁有些恼火。

  突然他想到酒店的房间都是自己出面订地,前台服务员他也认识,顿时有了主意,他到前台说到房间找东西,要了房卡,快步跑到了三楼,找到关西的房间,刷卡进去了。

  一进房间,一股淫靡的味道充满了整个屋子,清风看到大床上的床单已经有好几个地方湿了一大片,地上还有不少的卫生纸,不用想也能猜出这个屋子里刚才经历了一场怎样的肉博战。

  白枝的同学都是明天到,只有关西今天下午来的,房间也只开了这一间,刚才关西和白枝亲昵的挽着一起走了出去,估计这战场肯定是他们两个人造成的。
  清风走到床边,从地上拾起一块纸团,和到鼻子上闻了闻,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味道钻进鼻子,清风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底,他确定这是男人精液的味道。
  看着这混乱的房间,清风想像着刚才两个人在这里的激战,又觉得非常地刺激,他闭上了眼睛,用鼻子深深吸了吸房间里的味道,身下的鸡巴微微硬了起来,刺激的感觉逐渐超过了生气的感觉,同时又有点遗憾,懊恼自己没能亲眼看到激烈的场面。

  清风心情异常矛盾,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同事们已经等不及,打电话催他了。

  整个晚上清风心事重重,以至于同事们都看出来了,取笑他是不是想老婆了,他苦笑着,心里想着,可不是想老婆了,但是想的却是下午在关西房间里,他老婆是怎么被关西操弄的。由于有心事,酒他也没怎么喝,吃饭也如同嚼蜡,一点食欲没有。

  且说白枝跟关西出去找了一间咖啡厅,点了些咖啡跟点心,边吃边聊着,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大学时的事情。

  「小枝,当年在学校你跟大伟散了之后,后来又跟咱班里的大鹏谈过一段时间吧?」

  「嗯,你问这个干嘛,我跟他们毕业后就没有任何来往了。」白枝回答。
  「大鹏毕业后不是都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吗?这件事你听说过的。」

  「对啊,当时他还在跟我交往,后来直接没有消息了,也没给我打过电话,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为这事我还埋怨过他很长时间呢。」白枝提起大鹏,现在还有点不能释怀。

  「其实他出国了,他在国外有个表叔,前几天我碰巧遇到过他,还跟他说起你的事情。」关西慢慢地说道。

  「哦?是吗?那他跟你说当时为什么不辞而别吗?」白枝问关西。

  「这事儿与我们两个人有关。」关西一边端着咖啡,一边慢慢地说着,「你记得你失恋之后很失落,当时我们那次喝了酒之后就在一起了,后来你跟大鹏又谈恋爱,我们还是会经常在一起。就是毕业后,有一次大鹏来找你,正好那次我们在你宿舍里做爱,被他在门口听到了,他觉得你背叛了他,正好他表叔也想让他毕业后出国,他一气之下就谁也没说,直接办了手续出国去了。」

  「都怪我,不能管住自己,谈恋爱了还这样。」白枝自责地说道。

  「要怪也得怪我啊,我们两个都明白,我们在一起纯粹是为了性爱,但是别人不理解啊,也不会接受。好在时间挺长了,前几天我遇到大鹏时,我们深入地谈过,我也跟他道了歉,他到国外后,思想上也开放了,也理解了当时我们之间产生的这种单纯的性爱关系。」关西看着白枝,握着她的手,继续说道,「所以我们也不用自责了,而且你也找到爱你的人,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明天同学聚会大鹏也会来,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聊聊吧。」

  「这要就好,你这一说我明白了。不过话说回来,就是没有他撞破我们之间的事情,他也会出国,我们还是会分手的。」

  「对,想开了就好。吃饱了,要不我们再回酒店研究研究?」关西看着眼前性感漂亮的同学,又忍不住想要再次把她弄到床上。

  「讨厌死了,成天就想这些事情!」白枝抽出手,往关西手背上拍了一下。
  「白枝同学,我是说研究明天同学聚会的事情,你想哪去了?」关西故作严肃地说道。

  「讨厌,就知道欺负人,不理你了。」白枝被关西调戏了,也故作生气地站了起来,往店外走去,关西连忙买了单,追上白枝,搂住白枝的腰,往酒店赶回去。

  回到房间,关西就直接抱起白枝,把白枝扔到了床上,然后扑过去,就像恶狼一样,粗暴的把白枝的外套扯掉,很快就白枝脱的上身只剩下胸罩,下身只剩下裤袜和内裤。

  「啊!* 奸啦!大色狼要* 奸良家妇女啦!」白枝故意用胳膊捂着胸部,大声喊。

  关西连忙把自己的衣服脱光,晃着硬起来的粗大的鸡巴,一边淫笑着一边向白枝逼近,「小妞,陪大爷玩玩,大爷的大鸡巴肯定会让你舒服上天!来吧,美人!」

  「不要,放过我吧!大爷,你的鸡巴太大了,我的小穴会被撑破的,小女子实在不敢啊!」白枝配合着关西,装着害怕的样子,把身子蜷缩起来。

  她楚楚动人的模样,反而更加激起关西的占有欲,关西冲上床,使劲扯着白枝的胸罩,啪!白枝的胸罩生生被扯断,然后关西把破了的胸罩往后一扔,又用力扯破白枝的裤袜,把白枝剥了个精光。

  他扑上去,大嘴直接亲上白枝的胸脯,用力的吸吮起来,白枝白嫩的皮肤哪受的了他这种蹂躏,很快白白的乳房上就多了几个「草莓」印。

  白枝被关西这种略带暴力性地侵占激起了性欲,双手不由搂住关西,把屁股抬起,主动将小穴往关西地鸡巴上磨去。

  关西看白枝这样,也不再磨蹭,用一手扶住鸡巴,对准白枝的小穴一插到底,并快速地抽插起来。

  一上来就如此猛烈地抽插,为白枝带来了强烈地快感,白枝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啊……啊……好哥哥……快点……好舒服……快……受不了……啊」
  关西一边操着白枝,看到白枝淫荡的模样,想到下午跟白枝提起来的事情,于是就边操边问,「小枝,你跟谁操地爽啊?大鹏操你爽还是大伟爽?是不是我最厉害?」

  「不知道……我不知道……快……好爽……」白枝已经语无伦次。

  「快说,不然我不操你了!」关西故意停下屁股。

  「不要停……快……我要……你最厉害……你操地爽……」白枝可急坏了,本来被关西操地正爽,没想到他停下来,白枝忍不住边夸关西边扭动着屁股。
  「大鹏那小子,浑身都是肌肉疙瘩,他操你不爽吗?」关西继续问。

  「爽……也爽……大鹏鸡巴没你的大……但是操地飞快……很快……就能把我顶上天……啊……啊……快……大鹏……快……啊……使劲……」白枝回想起大鹏搂住自己狂操地细节,不小心把正在操自己的关西说成了大鹏,关西一听,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无名火,马上加快了速度,狠劲操起了白枝。

  「啊……啊……好深……好胀……啊……受不了了……啊……高潮了……来了……」白枝被关西的猛烈冲击顶上了天,全身不由抽搐起来。关西也不管她,继续快速地抽插着。

  「还有谁操你爽?清风操你爽吗?快说!」关西又发狠地问着白枝。

  「清风不爽……啊……清风小鸡巴……啊……清风不爽……关西哥哥最爽……」白枝忍不住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关西听到这样的回答才满意了,放慢速度,把白枝翻过身子,让她跪趴在床上,从后面插了进去,这种姿势插地更深,白枝感觉都快要被关西的鸡巴顶到胃了,但这样带来的快感也更加强烈,没多会儿,又被关西操出了一次高潮,身子一软直接趴在了床上。

  关西见白枝又到了,跟着白枝趴在她后面,没有放慢速度,继续快速抽插着,白枝今天直接被关西插迷糊了,快感从小穴一波又一波地传遍全身。

  关西一边抽插一边感受着白枝小穴因高潮造成的一阵阵紧缩,也是感觉无比的舒服,更加卖力的做着活塞运动,随着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快感的累积也越来越多,最终暴发了出来,关西趴在了白枝身上,精液一股一股地灌入了小穴的深处。

  两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白枝恋恋不舍地准备穿起衣服回家,但是自己的胸罩已经被扯破,裤袜也抽了丝,气得她把这两件衣服摔在了关西脸上。关西则是一脸坏笑,称正好给自己留个纪念,白枝又气得过去捶关西的胸膛,两人在打打闹闹着,最后还关西还是依依不舍地将白枝送出了酒店。

  清风晚上回到家之后,见白枝还没有到家,拿起电话想给白枝打过去,刚准备拨号,就响起了钥匙开锁的声音,白枝打开门疲惫地走进屋里。虽然白枝显得有些疲惫,但是脸色却是非常的红润,脸上浮现着满足后的红晕,越发显得动人。
  清风看到白枝这个模样,心里想到下午在宾馆里看到那床单上和地上的卫生纸,又想到白枝在电话里的异常声音,立即脑补出下午她跟其他男人做爱的样子。清风有点忍不住,上前从后面搂住了正在换鞋的妻子。

  一股比较浓的烟味呛进了鼻子,清风不吸烟,所以对烟的味道比较敏感,他猜可能这也是下午那个男人留在白枝身上的味道吧。清风更加激动,双手忍不住攀上了白枝胸前的双峰,隔着衣服揉搓起来,但是白枝丰满的双乳一入手,清风就觉得不对劲,白枝竟然没穿胸罩!

  白枝也没想到清风会突然袭击,身子一紧,说道:「老公,做什么呢,人家干了一下午活,很累了。」

  清风心想,是很累了,干了一下午「活」,当然很累,但他仍是温柔的说,「小枝,干什么活了?怎么还要亲自干啊,酒店不是有服务员吗。咦?你的罩罩呢?」

  「啊?因为……因为……酒店摆的桌子我没看中,就……就……重新帮他们……摆了……,出了一身汗……胸罩太小……勒人……就脱了。」白枝终于想了个理由,跟清风说,她怎么敢说下午跟关西在酒店操了一次,两人出去喝了点咖啡聊了会儿,送关西回酒店后,又被关西扒光操了一次,脱她衣服时关西太急太粗鲁,把胸罩带扯坏了,直接扔了。

  清风听她吞吞吐吐,知道不是这么回事,肯定是别的男人给她脱了没穿,清风想到别的男人操弄自己的妻子,心里一种既酸楚又刺激感觉升了起来,双手不由地从白枝衣服下摆伸了进去,贴肉的揉搓起白枝饱满的乳房。

  白枝被清风搂着,耳边传来清风粗重的声音,再加上清风早已硬起来的鸡巴顶在自己的屁股上,呼吸也不由加重起来。

  虽然白枝从下午到刚才被关西操了两次已经满足,但是自己心爱的人想跟自己做爱,她也不好拒绝,再说经过清风这一阵抚摸,自己又隐隐约约有了想要的感觉。

  白枝今天穿的仍是职业套装,就是自己的裤袜也被关西给扯破了,所以里面只有内裤。清风掀起她的裙子,手直接隔着内裤抠挖着她的阴唇。

  「怎么这么湿啊?是不是想老公了?」

  「讨厌,人家才不想你呢。下午出汗多。」白枝红着脸,用出汗这个理由来掩饰关西射到自己小穴里的精液。

  清风不再说什么,拥着白枝走进卧室床上,几下就把白枝脱的光光的,白枝就像一只任人处置的羔羊躺在床上。

  清风脱光自己,一下子跃到了床上,跟白枝吻了起来,白枝也配合地把自己的香舌伸到清风的嘴里,让清风细细品味。

  清风吻着白枝,一只手把白枝的两个奶子揉搓着,另一只手伸到白枝粘乎乎的小穴上,时不时用手抠挖着,白枝被清风弄的情欲高涨,身子不停地扭动着。清风则上用嘴吻着白枝,从嘴巴到脖颈,一直向下来到清风最喜欢亲吻的双乳。
  突然,清风看到白枝那两个白嫩的奶子上有几个「草莓」,很明显是被人用嘴巴吸的,由于白枝皮肤很嫩,身上很容易留下痕迹。清风知道这又是关西下午的杰作,心里不由嫉妒起来,嘴上也逐渐加大了力气,在白枝的乳房上啃了起来,同时一股浓厚的烟味再次钻到清风的鼻子里,这应该是男人留在白枝乳房上的味道。

  白枝不明白一直很温柔体贴的清风今天怎么突然这样,不过这种粗鲁的动作让她不由想起下午和晚上关西的动作,关西永远是那么强悍,虽然平时他很关照自己,但是一到床上,就像是一头饿狼,每次把自己都弄地欲仙欲死。

  清风的动作虽然没法跟关西比,但跟以前的改变却是很明显的,不过白枝反而喜欢这样,觉得被男人粗鲁的侵犯,更能为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但她却怎么也想不到,清风是因为看到关西在自己乳房上留下的吻痕,才被激起了有点粗鲁的动作。

  清风啃够了白枝的乳房,在她白嫩的乳房上又留下了几个「草莓」,这才满意,沿着白枝的小腹向下吻去,穿过稀疏的阴毛,清风伸出舌头在白枝小穴周围轻轻舔着,弄的白枝痒痒的。

  白枝突然想到关西在半个多小时前才将精液射进自己的小穴,虽然自己擦过,但是时间太紧没有洗,怕是里面还会有。没想到刚回家就被清风搞了一次突然袭击,万一被清风看出异样就麻烦了,于是白枝就用手捧着清风的头,不让他继续下去。

  清风还没有品尝到那美味的鲍鱼,怎么会罢休,他推开白枝的双手,将那一对粉嫩的小阴唇含进了嘴里,但是清风却觉出了异样,一股男人精子的味道传了过来,而且自己嘴里也不是原来的味道,有点腥腥的。

  他意识到这点,拿开了嘴,观察了一下白枝的小穴,由于白枝已经擦过,自然看不出什么来,但是这种强烈的味道,却是最熟悉不过了,而且白枝原来粉嫩的小阴唇已经充血,阴道里嫩肉的颜色也变的有点像西瓜瓤的红色,比原来深了很多,应该是被男人操弄厉害造成的。

  清风突然又看到白枝雪白的大腿根部,又有一块红红的指印,而且隐隐要变成青色,肯定是男人粗鲁的动作在白枝细腻的皮肤上不上心留下的痕迹。

  清风心里已经很明白了,白枝今天肯定是被她的学长关西上了,那股酸楚而又刺激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自己已经硬起的鸡巴不由地更加硬了几分。

  白枝看到清风停止了动作,心里咯噔一下子,心想完了,是不是被看出什么来了,但是还没等她多想,清风却又突然将嘴覆盖到自己的整个阴部,疯狂地啃了起来,不停地吸食着自己流出来的掺杂着关西精液的淫水。

  清风屏着呼吸,在白枝的小穴上一阵乱拱,弄了个白枝措手不及,但是随之强烈的刺激也让白枝忍不住呻吟起来。

  「风……啊……啊……不要……受不了……啊……脏……」

  「不脏,你的东西我都要。」清风嘴里嘟囔着。

  「好老公……不要……受不了……啊……到了……舔豆豆……我要到了……来了……啊……到了……」

  清风听到白枝的叫床,知道她已经即将崩溃,嘴上不由加大了力度,最后集中在白枝的阴蒂上又舔又吸,手指还插进白枝的阴道里抠挖着。

  白枝再也受不了,被关西操弄的高潮了好几次的身体异常敏感,随着她的一声长吟,身子一挺,下身不由的哆嗦了起来,小穴里的淫水沽沽地流出,清风用嘴让白枝高潮了一次。

  看到白枝高潮,清风心里特有成就感,用嘴让白枝高潮这可是第一次,他不再犹豫,起身趴了上去,用手扶着鸡巴,一下子插进了白枝的小穴里。

  白枝还没从高潮中回过神,清风已经开始耸动着屁股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击。
  白枝今天已经被高潮冲晕了头脑,清风开始了抽插,她也往上挺着屁股配合着,虽然清风的鸡巴只有10多公分,但有总比没有强,虽然不能与关西那粗大的肉棒比,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能解解馋的。

  清风也感到白枝的小穴格外滑,他也明白可能就是关西射进去的精液起作用,他一想到这点,不由地加快了抽插速度,噗滋噗滋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
  经过清风的抽插,半个小时前射进白枝小穴的精液也被搅成泡沫状,白白的粘了清风鸡巴上,同时也有很多顺着白枝屁股弄到床上,场面异常淫糜。

  白枝今天的身体也非常敏感,难得今天清风这么卖力,被清风操了三分多钟后,白枝感到快感又在集聚,小穴也开始逐渐紧缩。

  清风感到白枝的小穴越来越紧,握住自己的鸡巴非常舒服,快感也比以往更强,但他能力有限,经不住白枝小穴的紧缩,快速抽插了几下后就精关不守,一泄如柱,将精液喷到白枝的小穴里。

  白枝也知道高潮即将来临,突然觉得小穴里的鸡巴跳动了几次,一股热流流进小穴,她知道清风已经完事,但是即将到达高潮的白枝岂能罢休,也不管清风已经射精,往上不停地挺着屁股,主动用小穴套弄着射精后还未软化的阴茎,在她自己的努力下,终于又到了一次高潮,她才浑身一松,抱着清风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清风看着身边已经熟睡的白枝,白枝下身已经泥泞不堪,但她却累得顾不上清洗,就已经睡着了。清风摇了摇头,看看了自己已经缩成一团的小鸡巴,心里非常郁闷。

  「看来小枝真的出轨了,但为什么她回来我没有揭穿她?甚至我连揭穿她的想法都没有。难道我真的不在乎她跟别的男人做爱?为什么我对她一点也恨不起来,她明明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扣在了我的头上。难道下午误会她了?但她的胸罩,小穴里那咱淫靡的味道怎么解释?」清风越想越头大,后来干脆不想了,既然对白枝没有恨,自己还爱着她,就不去自寻烦恼了,还是睡觉吧,明天还要陪白枝参加她的同学聚会,他根本没想到,其实他因为自己的性能力差,已经慢慢产生了淫妻情节。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