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不会醒来的冬日朝阳】(完)【作者:蓝鲸】
【不会醒来的冬日朝阳】(完)【作者:蓝鲸】
字数:5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不会醒来的冬日朝阳

  那天晚上,作为王城禁卫兵的我,突然收到一个指示。

  希瓦小公主,在这个晚上担心受怕的睡不着,所以想找我…这样的事情。
  本来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会被允许的,因为王族的居住私所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顾虑身分地位的禁令。但是现在已经是敌军重重围住城外、城里面大家都觉得很快就会完蛋的时候了;在这种绝望的情形下,就也没有人管那些规定,我想。小公主只是个孩子;当孩子因为巨大的恐惧而担心受怕的时候,我们又还能作什么呢?

  去到以后,果然看见希瓦小公主自己一人坐在床上。穿着睡衣、抱着棉被的自己一人就在那里,看来十分担心受怕的、几乎像是快哭出来的样子。我看见小公主这个模样,心里也觉得痛苦,但也想不出有什么话能够说。

  她的父亲-也就是我们的国王,稍早前被敌人暗杀身亡。接着趁我们还在混乱的时候,敌人就突然跑到城下,把这边层层围住。对方是敌国里在战场上十分具有威名的大侯爵,打仗可说是百战百胜,特别在这种极端有利的状况下更是不可能会出错。任谁也知道这国家接下来肯定是国破家亡的命运,所以就算看见小公主现在是这个模样,我也想不出方法能安慰。

  「莱…」小公主,呼叫着我的名字说,「今天晚上,好可怕…」

  她在床上担心受怕的发抖着;明明有着温暖的衣服和棉被,还有城堡里面温暖的火炉,但却是这个模样…因为在颤抖着的是心,而不是外界的温度吧?我叹了口气,走到小公主前面,然后摸着摸着小公主的头…

  「没事的…」我对小公主说,「公主的话,不会有事的…」

  照礼节的话我应该要在这边单膝跪下,不过我脚上有伤,被免除了这个义务。事实上我在脚上的伤是以前为救公主而负上的,所以之后我才被转而任命过来到这种不用直接上战场的职位。小公主后来就变的对我比较亲,也是因为当时是我救了她的缘故吧?

  「可是…」小公主,几乎快哭出来似的说,「他们,肯定会对大家都作残酷的事…」

  这要怎么安慰呢…我很烦恼着。公主的父王被敌人暗杀身亡这件事大家都很清楚,所以在小公主心中城外的敌人肯定是穷凶恶极。事实上,因为历史因素,对方是很恨我们没错…

  「…是这样没错,」我也没办法否认,「但是…唉。小公主的话,肯定能活下来的吧。」

  「为什么?」小公主,不解的看着我。

  「…敌人的国王,会想把小公主抓去当妾的机率很大。」我回答说。

  厌恶着我们、仇恨着我们…不过对方也不可能真的把我们全部杀光,毕竟事后他们还需要统治这个国家。在这些考量下,小公主大概会被迎入对方的国王的后宫吧…我在心中有点痛的想着。小公主毕竟是个美人,而且在政治上没有半点威胁性;从对方的国王的角度来考量,该把小公主收进后宫里才会是正解。
  「…唔嗯!我不想,当那种人的新娘!」

  小公主一哭,眼中的泪水就流了出来;我叹了口气,继续摸摸小公主的头。这样的事情,或许是很残酷的,但我也没有办法…边这样说着,边继续无言的拍着小公主的头。

  接着小公主就什么也没说,就只是倒在我怀里哭。我也没有办法,就只是坐在床上、继续边摸着小公主的头、边等着她的眼泪。想想最近发生的这些残酷事情,我也无话可说…

  她的泪水很多;我看着蜡烛的高度慢慢降低、最后火焰也熄灭了,但我却也没有想离开的念头。也许是因为身旁的这个小女孩太让人放心不下,但也许是因为我也知道就算我离开,我也是什么都做不了吧?

  那,还不如陪在这里…

  …她睡着了吗?

  我听着哭声消失,然后低头看看小公主。现在她的闺房里只有月光,也只能够勉强才看见小公主的脸孔。那双眼睛是闭着的,但她抱住我的双臂依然紧绷。嗯…哭累了?

  接着,她依然低着头,然后说…

  「莱…」她很小声、很小声的对我说,「我怕…我还是好怕。陪我…」
  …我无法拒绝。

  我倒在床上,抚着小公主;照她的希望,如此的陪伴着她。

  王族的床很柔软,是我这种人应该一辈子也躺不到的…但我想,这种程度的禁忌,在这样一个哭着、伤心着的小女孩面前,打破一下也无所谓吧?

  …就这样想着,我生平第一次的,在王族的床上进入梦乡。

  结果等我醒来的时候,眼前却是一个更为不可思议的光景…

  纯白…

  纯粹的,白…

  那并不是在这个季节里面常常看见的白色雪景,而是更为美丽的东西…
  小公主,半脱着衣服、身体有一半赤裸着的,依靠着在我身上…

  她的眼睛张的大大的,就这样看着我…那样的眼神,惹人怜爱、但却又充满坚决…

  「莱…我决定了…」小公主,这样的对我说,「与其被那样的人抓走,我想当你的新娘…」

  啊…

  我感到口乾舌燥;第一个想法是要把这样的小公主推开、但她却把我抱得很紧。我试着想扭动身体,但下半身的尴尬晨勃却在这时候背叛了我。用力推开或也许能做到,但小公主她的身体此时却是、如此的贴近着我,我几乎没有办法抵抗…

  「公主…」我说,「但是这样、您…您的身分…和属下我…」

  「反正我,」小公主说,「再这样下去,很快就要也当不成公主了,不是吗?」
  …我想不出方法反驳。

  「我想趁我还能决定的时候,和莱在一起。」小公主说,「莱是有这个资格的,因为你对我而言是重要的人…」

  小公主的声音柔软,但却黏腻的缠着我,和她的身体一起。这是,恋情-不对。

  小公主的年纪、她的身分。这样的孩子、这样尊贵的家里的小孩,不可能真的对我是爱情,这顶多是一种小孩般的仰慕。特别因为我是救了她所以才受伤的,所以恐怕还有一点罪恶感?我知道我不该利用小孩的这种纯粹情绪来冒犯她,但是…

  「我们没有明天,莱…」小公主对我说;那声音轻柔,却又带有不可思议的媚,配上她那因为良好的食物和教养而发育良好的身体,让我真正想起了她其实也是女人,「让我们,就趁这样,在一起…就算,只有今天早上就好…」

  …我想不出方法,可以推开她。

  此时我就算伸手,摸到的也只会是她的酥胸而已吧?

  雪白的、粉嫩无比的乳尖,但却有着不符合年龄的硕大,还有在那轻轻笑着的脸孔下面,清楚露出的股间深谷,却又有略嫌幼稚的轻柔粉颈…

  我…我知道我想要她;醒来时的晨勃导致血液都集中在下半身,而希瓦小公主目前为止的言行也对消解这样的欲望一点帮助也没有。啊,更为过分的是,她还…

  她还…就在现在,就在还徬徨不觉的时候,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

  王族是会受到这种教育的。所以小公主知道该怎么做。

  我也知道该怎么做。

  一个翻身,把小公主压了在身下。她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呼吸声音,脸孔也很红,但表情却十分坚定、也确实是期待着我这样做。我压着她,把手柔往那份酥胸…真的就如同白雪一样,很软,但却有着冰雪所没有着的温度,而带有女孩的温暖…

  用力戳揉了几下以后,我把手也往下探去。我不需要解开她的衣服就能摸到她的身体,也能摸到她的私密处、因为她自己已经先把衣服解开了。那未经人事的小穴,毫无防备的被我给用手摸到,而本人果然是惊讶的缩了一缩。确实,有着知识、但没有经验吗…

  转着手指,往着她的小穴里面探去。小公主闷着声音、稍微本能的缩着身子,但却又稍微有点勉强自己的、迎合着我的动作。我看着她那过於童稚的脸、努力忍受着我的手指的模样,不禁稍微迟疑了一下。但她却又很快的、主动伸出手,把我从背部开始抱住,然后自己把她的吻献给我;在她的唇下、还有紧贴我胸膛的双乳下,我失去了迟疑…

  摸了一会儿,我感觉到那属於女人的湿润;这到底是从我的口中经过她的唾液而感到的,或是从她那属於密穴里的汁液里面发现的,还是隐约的从脸上嚐到的些许泪珠?但是,不管是怎样,我们抱着对方、互相扭动的身体,寻求对方身体的热量,然后…

  我知道我该往什么地方找、她也知道她的什么地方需要我。

  一口气、循着那浓烈的蜜液,我进入了她的身体。

  王族女性的第一次、本该不容许侵犯的纯白无瑕。现在,被我给进入里面…
  「啊…」她叫着,像个普通的女孩般叫着、也笑着,「莱…嗯呀…嗯…莱…」
  …我失去了所有的顾虑,全力的往着她身体里面冲刺。

  「嗯哼、嗯…」

  喘气、不断的发出着的声音,混有着不解和压抑,但身体却一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我那平凡无比的平民肉棒,毫无阻碍的突破了小公主那本来该受到重重保护的纯洁,现在正在她的阴道里面张扬。这样真的好吗,我的理性偶尔会这样说,但我的身体也已经无法停止。

  希瓦小公主,她那像是白雪般的纯洁身体、对我而言就像是天籁…或着该用这样的形容,来描述她此时的轻喘才是正确的呢?我听着她的声音、那就好像是指挥一切的军乐一样,引导我长驱直入。想要她、想要她,就算是这样理所当然的犯了大忌也想要她…

  纯白无瑕的身体、却是那样主动的包容着我,几乎要把我融化…

  我全力的前进、用力的探索。怎样的前进、怎样的角度和用力,会让我怀中的公主,发出怎样的娇声、都记在了脑海里面,随着每一次的冒险而更新。我是、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所以能这样的寻找的小公主身体里的未知。她也承受着我、接受着我的挑战,用自己身体里的一切,寻求着我的安慰、在这梦幻般的冬日清晨…

  最后…

  「哈嗯、哼…」

  我那犯了大忌的肉棒,毫无顾忌的在她的纯白身子里面,放出了不可饶恕的精液…

  她那还微笑着的脸孔,却带着满足的劳累而躺在软床上,两腿毫无抵抗的收入我的白浊…

  …心中,刹那间感到一股后悔,像是糟蹋了什么美好的事物一样。

  但她却又把手伸起、把我的脸孔拉靠近,然后、又亲了我一下。

  「没关系的喔,莱?」她笑着对我说、尽管那脸上似乎还看得见泪痕,「我很高兴…」

  …我因此什么也没能和她说,只能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抱着她。

  我轻轻的抱着她、但她却如同恋人般的紧抱着我不放…

  我想着,她还只是个孩子;但是那我刚刚戳揉过的硕大胸部,还有那个甚至我的下半身也都还没拔出的蜜穴,现在都在提醒着我相反的事实。她、不只是个孩子,同时也是我的女人…

  我无言的抚摸的她裸露着的背、就像个真正的恋人一样。她也无言、全裸的用着她身体的全部紧抱着我,就像是个真正的恋人一样。

  泪水是真的,因为我开始听见了城外的廝杀声。我知道敌我双方的数量差距,我也知道,一旦这样的廝杀声开始,我们这座城堡撑不了多久。

  该怎么办呢?就这样什么也不管的抱着小公主,直到有人杀进这个房间里面吗?那时候,小公主就算想和我们本来打算的一样,就给敌国国王抓去后宫里面,恐怕也不可得吧?那么,我们会怎样?当场就被敌国士兵杀死、还是说小公主会敌国士兵给,被更严重的…

  …怎么办呢?

  为了希瓦她好,我应该把她推开、然后让她穿上衣服。然后我们一起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然后我拿起剑、去死在乱军里面,死无对证的保住公主的纯洁…不,其实也就是去保障公主还能被敌国国王看上,然后之后能生活无忧…
  是吗、是吗?我接下来该去死,好让我的女人能嫁给别人吗?

  我不想这样做。

  小公主抱我抱得很紧;我想,她也不想让我这样做…

  …但是…

  我不想让她死在这里。

  男人就算要死,也不能拖累自己的女人。

  我用力的把小公主推开。

  小公主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张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的就这样倒在床上…
  「再见了喔,我的希瓦小公主?」

  我对她笑着说。试着、对她全力的笑着说-

  我想我的笑容大概很假吧?可是我没有镜子能确认呢,不好意思。

  虽然努力点的话我也许能从小公主眼中的泪珠折影里面看见我自己,不过对不起。

  我没有胆子看往小公主的脸孔-而却看往了公主房外的朝阳。

  鸟儿叫着的声音真好听。如果没有那些廝杀声的话就更好了呢。

  「要活下去哟?…替我,一起活下去喔?」我说-

  把这最后的工作,交给了才刚刚成为我的女人的这个女孩。

  她好像说了什么、全力的叫了什么,又想抓住我,但那些都无所谓。

  那些言语里面肯定有着怎样也无法停止的泪珠吧?但我不想看、那不该成为我的记忆。

  我就这样跳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脚上的伤还是很痛,不过我想这也无所谓吧。

  最低限度的衣服,我边跑着、边在身上勉强披上了;不能让人觉得,我是裸着身体呢。

  这是王族的私密居处呀,是不能有裸露的的年轻男人的,对不对?

  然后…

  有什么武器呢。

  我跑了一小段路,然后发现了地上有死去的士兵。

  我知道那个士兵的名字。本来是我的同僚呢。

  「呀,理查。对不起,借用一下喔?」

  我这样说着、然后拿走了他死前还紧紧握在手中的短剑。也许是我的错觉吧,但似乎是在听见我的言语以后,那原本紧紧不放的手、就突然松开了似的…
  …对不起呀。

  我拿了你的剑,可是也没有想活下去的意图。

  继续跑着、继续跑着,追逐着打斗的声音。要快点、快点,在战事结束以前——啊啊,找到了呢?

  在那边有着一个人,很显眼的、就在王族的庭院里面站着-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看见敌军士兵的身影时,真正的打从心底感到欢喜。
  我当然不希望他们杀进城堡里面、但我却又如此热切的,想死在他们手下…
  啊啊…所以来吧,我生涯里面的最后一次挑战、最后一次渴望…

  「…咳啊?」

  带着这样困惑的声音、吐出着血液的,是我还是敌人的士兵呢?

  我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我只知道他非常、非常的惊慌和困惑…

  他身边的人也慌乱的叫着什么,是想保护他吗?为什么?只是一个士兵吧?
  啊啊,不管…我手中的短剑,倒很确实的刺入了这个士兵的身体里…嗯,太好了…

  好像我的身体里,也被很多人刺入了什么吧?不过那种事情,其实也无所谓啦…

  我想。只要我在生涯里面、最后一刻拥抱、最后一刻安慰过的女孩,她以后能幸福就好…

  …啊啊。

  在这灿烂的冬日清晨下、在王族的庭院里铺着的白雪上,我的双眼被阳光的折射蒙蔽…

  …或也许那是我口中喷出的血雾、我正不断咳出的生命残渣呢?

  但我所能唯一想起的,是我那可爱的小公主,她那如同白银般纯粹的简单笑容。

  …这是我,在这世界上,还能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