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金屋群婶】(01-03)【作者:dfqdhb】
【金屋群婶】(01-03)【作者:dfqdhb】
字数:57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章、六叔出事,认识娟婶

  我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爷爷共有六个孩子。我爸排在第五,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下面有个弟弟。都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这句话在我家体现的特别明显。

  也许是受爷爷的影响,几个孩子都很勤奋所以经济条件都还不错。只有六叔小时候受了寒,身体弱的不行。为了给六叔讨老婆爷爷也是费劲了心思,仗着因为那时都是从农村出来的有认同感,又因为农村人朴实。连蒙带唬的六婶就嫁给了六叔。那时的我对男女方面的事儿还不太懂,只觉得六婶虽然是农村来的,但是长得挺白,头发长长的挺漂亮,就是不爱说话。

  六叔刚结婚时还算不错,改了以前手高眼低,没上进心的毛病。在我家工厂的安保部门做一个小领导,又得了个女儿小日子也挺安逸。可惜好景不长,有一次工厂里进来几个小偷偷东西。

  正好让六叔看见,于是就带着几个保安去抓人,在追的过程中一个小偷慌不择路的跑到了工厂的杂物间,被六叔和保安堵在里面了。六叔进去抓人,结果杂物间的货架倒了把六叔和小偷都砸在底下了。几个保安慌了神,一边去救人一边打120。

  虽然最后六叔和小偷都被救出来了,但是都受了重伤。六叔被一根钢管插穿了肚子,造成了感染。而小偷则被砸坏了脑袋,变成了傻子。这些也是我后来去医院看望六叔和那个小偷时才知道的。那一段时间家里是愁云惨淡,一是六叔因为为我家工厂抓小偷才受重伤,所以人力财力上我家都需要支出大部分。二是因为那个小偷家里就一个妈妈,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又是在我家工厂受的伤,所以我家也需要支出一部分财力。

  那几个月我正好大学放假,所以平时给六叔和那个小偷送饭和慰问品的活儿就落在我的身上了。我也是那时才知道那个小偷叫王磊,他妈妈叫李娟,而且别看40出头了,身材保持的还不错。该大的大,该圆的圆。这时的我已经不是当年什么都不懂那个的小孩了,各种黄色小说、视频什么的也看了不少。还跟一个同班的女同学搞上过几次,但是这种年龄少妇熟女的吸引力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致命的。我但是有天晚在医院发生的一件事儿,却改变了我的一生……

  那天晚上我本来像往常一样带点营养品和水果,分别去看看王磊和六叔就完事儿了。其实主要是想看看李娟和六婶的美腿肥臀,虽然不能上手但是过过眼瘾还是不错的。但是那天李娟居然没在,我也没和他们打招呼,直接就去了六叔的病房。

  却发现六叔不再病房。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六叔和一个陌生男人在走廊尽头的厕所小声说话。我瞬间感觉到了这里有猫腻,没敢张扬而是在门口偷听,原来那个陌生男人就是之前那群小偷的头头。他居然和我六叔是一伙的。他们本来打算由我六叔做内应偷点值钱的东西,结果被其它保安发现了。六叔没办法假装抓小偷,王磊跑得慢被堵在杂物间了,六叔为了不暴露自己独自一人去抓王磊其实是想放走他,没想到王磊不知道六叔是自己人,怕被抓住就和六叔扭打起来。慌乱之下弄倒了货架,让两人都被砸了。

  当时的我只想着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能为家里解决一些麻烦。所以偷着用手机录了音,又打算拍几张照片。没想到我居然犯了个低级错误,忘了关闪光灯。「谁在外面?」「不好,有人偷拍。」随着两句话音,我转头就跑。也不顾是否有人追我,一溜烟的跑回了家。可是我没注意,一个美熟妇在楼梯转角看到了这一幕。

  到家之后,我飞快的关上了院子的大门,躲到屋里才感觉安全了,生怕小偷的头头来抓我。之后的几天,我都没去医院。一是怕再碰到那个小偷的头头,二是因为王磊出院了。王磊的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人却傻了,虽然能吃能喝,但是基本生活不能自理了。虽然有我家负担了王磊的一部分医疗费,但是还是不能一直住院。索性就出院了,定期去医院拿药,维持着就可以了。

  王磊出院这天我去帮忙,实际上就是找机会多接触一下李娟。其实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已近和李娟的关系拉近了许多。到了她家之后李娟千恩万谢。「我可说点啥好,俺家磊子偷了你家东西。你们还这样帮我们,这……这让我都没脸见人了!」

  「娟婶,可别这么说。不管怎么说磊子也是在我家工厂受的伤,是我六叔把他伤了。就是可惜了磊子这个岁数,哎……」

  「这也是没办法,谁教他做贼。这下好了,还得我养着他。可是我现在又下岗了,这可怎么办……」说着李娟就哭了起来。

  看到这个情况,我顺势坐到李娟的旁边。一边偷着打量她的豪乳一边安慰她,「娟婶,你不是在那个小超市待的好好的吗?怎么还下岗了?」

  「这不是我儿子住院了吗,我总请假。老板问清了情况,非说什么样的妈养活什么样的儿子。担心我偷东西,所以就重新核账、查库。结果少了1000多块钱,还丢了几个电水壶,非说是我拿的。就……」说着又哭了。

  我一边劝着李娟,心理一边暗自高兴这不是天赐良机吗?看来我得计划可以换个更便捷的思路了。又安慰了娟婶几句,我就假装有事先走了。有些事情是需要时间来催化的,比如在一对「小偷母子」找不到工作,断了生活来源时之前失主不仅不落井下石还好心照顾,这样一来还不怕这个大奶熟妇不掉到我的陷阱里。
  第02章、娟婶没到,六婶先来

  本来按照我的打算,李娟断了经济来源想要生活下去,还得养活一个傻儿子是十分困难的。我就可以借这个机会假装给她一份工作,让她给我家当保姆,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还没等我动手,却有个自己先送上门来的。万万没想到先上门来的居然是六婶。

  那天是个周末晚上,爸妈前几天就出差去广东谈生意,我一个人在家无聊的要死。突然听到有人敲院门,还以为是几个哥们儿来找我,也没在意。「你们几个这么晚咋上我这来了?」边说比打开了门,「额,原来是六婶。我还以为是我同学呢。您咋来了,没在医院陪我六叔?大夫不是说还得住院观察几天吗?」
  「嗨,你六叔就要出院了,也没啥事儿了。这些日子你也是跑前跑后的,怪辛苦的。这不今天有时间,六婶来看看你。」说着话就从院子里走进了屋里。借着屋里的灯光我才发现六婶今天的打扮不像以往一样很土,而是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背心,外面穿着一件镂空的黑色上衣,下身穿着黑色弹力裤,一双平跟的小皮鞋肉色丝袜。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诱惑。

  到屋里落了座,「六婶,也不知道那些小偷抓到没有。这几个小偷够厉害的,他们怎么知道放现金的柜子在哪的?估计是有内鬼,等抓到他直接送局去。」我故意这么说,为的是探探六婶口风看她知道多少。

  听了我的话六婶神色有些慌张,「小龙啊,婶也不跟你说那些虚的了。那天在医院我看见你听他俩说话了,的确是你六叔认识那个贼头,不过他知道错了不敢再犯了。你可别报警啊,好歹都是亲戚,婶求你啦。」说着居然掉起了眼泪。
  「别在我这哭,没用。现在知道说是亲戚了。他和外人合伙偷我家东西时怎么不想想是亲戚。这事儿不会就这么算了,反正我手里有录音,这就是证据,明天我就去局。」说着,我晃了晃手机。

  六婶擦干了眼泪,哽咽着说:「你要是想报警早就去局了,也不会等到今天。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才肯放了我们?我们把损失的钱都给你还不行?」「你认为我会缺钱吗?难道你真没猜出来我想要什么?想好了就进屋来吧,机会就有一次。你不进来我明天就去局了。」说着我走进了卧室,她好像愣住了又好像在下定决心。

  我坐在床上,内心既激动又害怕。其实这时的我也紧张的要死,我在赌六婶会屈服而不是鱼死网破。过了有10分钟左右,当我看到六婶走进我的卧室的时候,内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我赌对了。

  「就这一次,我让你玩儿一回,以后你不能在用你六叔偷东西的录音威胁我们。」「是你在求我啊,还敢提要求!还有是一晚上,不是一回。」六婶用含着眼泪的大眼睛看着我,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好,一晚上就一晚上。不过事后你得把手机里的录音删了。」「没问题,我说话算话。我的好六婶,还把衣服脱了,一件也不许留。要不然我可容易忘了刚才的约定。」这时的六婶就像行尸走肉,缓慢的一件件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脱到奶罩和内裤时稍微犹豫了一下,不过没过几秒六婶就一丝不挂了。

  那次好像是我第一次在现实当中看到熟妇的裸体。虽然上了点年纪,但是身材居然保持的很好肚子上没有赘肉,那一对奶子也没有下垂而是像少女的一样坚挺,阴部的毛杂乱蓬松着油光发亮。裸体与乱伦禁忌的诱惑充斥着我的大脑,我的老二瞬间就「顶」了起来。

  我控制着内心的激动走了过去,一把抱起了六婶把她扔到我的床上,三下五除二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扑到了六婶的身上。我吻着六婶嘴唇,一只手抚摸着六婶的奶子,另一只手抚摸着六婶的骚逼。

  可六婶却像个假人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可不是要奸尸,要是你不让我爽了。后果自己知道。」说着我狠狠的掐了六婶奶子一下,这时六婶眼睛里流出来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反而激发出了我的欲望。

  我从床上下来,站在床边,坚硬的老二直挺挺的冲着六婶的脸。六婶以为我要放过她,躺在床上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絮絮叨叨的说:「小龙,我可是你婶啊。你咋能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儿。」这时的我早已听不到她说什么了,满脑子都是怎么玩儿眼前这个美熟妇。「把嘴张开,别想着耍花样,今天晚上咱们好好玩玩儿。」说着我把老二顶在六婶的嘴上,浓烈的男性气息充斥着六婶的鼻腔。六婶仿佛认命了,慢慢的张开了嘴。我趁此机会一下子把老二顶进了六婶的嘴里,瞬间老二进入到了一个温暖舒服的空间,「别光含着,用舌头舔。别告我你没给六叔舔过。」六婶想说些什么,却因为含着我的老二没有说清楚。不过这样一来反而让我觉得更爽了。

  我双手抓着六婶的两个大奶子,老二在六婶的嘴里抽插了大概100多下,感觉要射。我赶紧停了下来,把老二从六婶的嘴里抽了出来,缓一缓。六婶趁这时狠狠的呼吸了几下,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生怕我又给她嘴里来一下。「起来,趴在床上,把屁股撅过来。」我像个将军一样命令着六婶,她不敢不听。看着六婶像狗一样的趴在床上撅着翘臀,我的老二更硬了。

  我扶着六婶的翘臀,摸了一下她的骚逼发现居然有点潮「你真是骚货,光给我舔就湿了。」没等六婶说话我直接将老二狠狠的插进了六婶的逼里,「嘶,真爽!没想到还这么紧。」「啊…你轻点。」因为我的老二上有六婶的口水加上六婶逼里也有点出水,居然不是太干。「轻点可不能一杆入洞。」「啊…小点劲儿」什么九浅一深、八浅二深、左三右三之类的技巧都没有用,只是用最原始、最粗暴的方式一下一下的用力抽插。六婶紧咬牙关,忍耐的很辛苦,不知道是太疼还是太爽。

  大约插了4、500下时,我发现六婶已经进入状态了,脸蛋酥红,嘴角微微张开。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别压抑着了,舒服就叫出来。我那废物六叔肯定没给过你这样的感觉吧!」六婶已经丢掉了刚才的紧张与羞涩,「嗯嗯嗯……你慢点……啊好舒服……好爽……呀啊……好人呀啊…别停…接着给我……要死了……这感觉……坏了……好舒服啊啊啊啊啊……」没想到六婶居然潮吹了,这时的六婶几乎被我肏得晕厥过去,一股暖流冲击着我的老二,我也忍不住了将一股热精射入六婶的体内,我彷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把老二抽了出来,躺在旁边。
           第三章、六叔作死,六婶归心

  六婶趴在床上喘着粗气,没敢乱动。她以为我就此结束了,还轻轻的叹了口气小声嘟囔「可累死我了,刚才魂都飞了。」

  「谁让你歇着了,爬过来给我舔干净。」听到我这句话,明显感到六婶娇躯一震,用不知是欣喜还是惊讶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的爬了过来,忍着恶心,张开诱人的小嘴伸出舌头,舔着这根刚才让自己高潮了的肉棒。六婶用着生疏的技巧仔细小心的舔着,吮吸着我的老二。

  这时我才体会出打炮儿与口交的不同,一个是体验内部褶皱的挤压与吸力,另一个是灵活的舌头划过老二带来的快感。躺在床上,享受着六婶小嘴的服务,没一会儿我的老二又坚挺了。

  六婶刚把我的老二再次唤醒,我正准备在挺「枪」出战时地上突然传来一阵电话铃声。我和六婶都吓了一跳,原来是六婶的手机响了,六婶像只受到惊吓的兔子,飞快的跑过去捡起了手机,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

  「是你六叔的电话,他不知道我过来。我能不能接个电话。」「六婶,刚才咱们不是说好了吗,这一夜你都是我的。你这居然想着六叔,还接他电话。你要接电话也行,不过嘛……你懂得。」

  「你…你有点得寸进尺了,你……」「不愿意啊,那算了,不如我替你接电话,告诉我那『正直』的六叔,你这个骚娘儿们,趁着他住院来勾引我。」说着我以最快的速度下床,抢过来六婶的手机,按了接听键。

  六婶瞬间脸色惨白,马上跪在地上不断的向我小声哀求着「好,好,好,都听你的。快把电话给我」,我把电话还给了她,电话那头传来六叔不耐烦的声音「死婆娘,我睡个觉的功夫你就不见了,死哪去了!」

  「我…我去给你买鱼了,你不是说想喝鲫鱼汤吗?医院这边小市场的鱼不新鲜,我就去鱼塘这头儿的市场了」没想到六婶的谎话还编的挺快,「别买了快回来,有大事。黑老七又来找我了……」

  我已经没心思听他们夫妻俩说什么了,因为六婶的一双美脚吸引力我的目光,刚才光想着上她了,上过之后该细细品味这对儿尤物了。

  作为一个轻微恋足癖者,黑丝和裸足对我来讲都是珍宝,或者说丝袜本来就是女人的一部分。我轻轻的按了按六婶的肩膀,让她平躺在床上。

  我顺势坐在床边,一把抓起她的短袜肉丝右脚,在六婶惊讶的目光中,把她的美脚捧在鼻尖,狠狠的闻了几下。

  脚香混合着皮革的味道让我更加迷恋,然后我一口含住了六婶的大脚趾,时而轻咬几下,时而吮吸一会儿。

  玩儿够了大脚趾,其他脚趾也不能放过。然后把六婶右脚的每个脚趾都玩了一遍。接着是脚心和脚背,我这边舔的开心,六婶那边却含着眼泪不知道是因为忍不住痒还是什么原因。

  我没有想怎么多,礼物贪婪的吻着,轻咬着六婶的脚,这只玩完换另一只。两只脚都舔完后六婶的肉色短丝袜已经被我的口水完全弄湿了,我轻轻的脱下套在她的美脚上丝袜。

  抱着她的一双玉足给我打脚枪,感受着六婶光滑的裸脚在我的老二上摩擦,享受着这腾云驾雾一般的感觉。

  也许是刚才射过了,这会儿我虽然爽的不行,却还不太想射。正当我想在插六婶的骚穴时却发现她已经挂了电话,满脸泪水的啜泣起来。

  这弄得我一头雾水,刚才虽然不愿意不是玩儿的好好的吗?怎么接了个电话就哭了?「怎么还哭了,放心我说到做到。到时不会在为难你们的,来把屁股撅起来,听话。」

  我一边说着一边想把躺在床上的六婶拉起来。这时六婶突然间自己坐了起来,看着我的眼睛用认真的口吻说到「小龙,我问你。要是…要是六婶以后永远跟着你,让你操,当你的女人。你能不能帮六婶个忙?」

  我看着六婶状态不太对,就安慰她说「你都跟我上床了,就是我的女人了。有什么事儿说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你解决。」

  「刚才,你六叔那个怂包给我打电话了。他……」原来刚才六叔给六婶打电话并不是单纯的找六婶,而是那个贼头又来找六叔了,找他要5万块钱。要是六叔不给就把他做内鬼的事儿捅出去,谁也别想好过。可是六叔手里的钱不够就3万多,在找亲戚朋友借又来不及。索性就拿六婶的身子抵债,因为贼头没有后,让六婶以出去打工为理由去给贼头当一段时间的情人,在给他生个孩子,全当补全差的钱了。

  听到这,我都感觉六叔有够脑残了。这么美的老婆居然为了钱白白送人玩儿,还答应给人生孩子。怪不得六婶能气哭了。「所以就是这么个事儿,小龙只要你不让六婶落在那黑老七(贼头)手里,六婶以后……以后就是你的人了。」说着,六婶面色泛红,居然还害羞了。

  听六婶说完,我不由得有些惊讶。六婶怎么这么快就顺从我了呢,要知道刚才我可是威胁着强上了她的呀。「怕黑老七,不怕我呀!你不怕我也让你生个孩子?」,六婶红着脸说道「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你想要我了,每次来医院看你六叔你的眼睛都快掉我身上了。你知道你六叔那方面不行,每次不到2分钟就完了。所以我就想着……」

  「懂了,不过找别人不也一样吗?」六婶顿了顿说道「那哪一样啊,你是自家人不容易暴露,而且你年轻力壮的,还能…还能……」「还能让你爽翻天!」说着我一下扑倒了六婶,开始吻六婶坚挺的奶头。

  其实刚才足交之后我一直没射,挺不爽的。再加上六婶一哭我也有点慌神,这会儿问清楚了就又来「性」趣了。

  「等等…小龙……等一下,你先告诉我…怎…怎么办…啊别咬我,轻点。」我一边啃咬着六婶的奶头一站含糊不清的说道「我的好六婶,你怎么忘了。我这可有证据啊,往局一交……到时他们不得进去个三五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你可真棒,我的好亲亲。」

  「到时你借这个理由,和六叔离了婚。以后你可就真的永远是我的人了。来…把脚伸上来,给我夹夹。」

  「你可真行,净会想办法糟蹋我。对…对,别停…好好吃我的奶。好长时间…都没…没有过吸我奶子的滋味了。到了…到了,使劲舔……啊」「脚…脚在快点,快点…用你的骚淫脚……对,嘶…额啊」随着两声轻呼,我和六婶分别又达到了高潮。然后我搂着依偎在我怀里的六婶温存了一会儿,进入了梦乡。

  后面的事儿就简单了,转天一早我让六婶去了趟局。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就没有露面。六婶把我手里的那些证据还有六婶知道的关于六叔和贼头勾结的事情一起告诉了警察。理由就是无意中知道了自己丈夫做的违法的事儿,而且又害怕他把自己卖给黑老七所以就赶紧来报警了。
  之后就是一帮警察去医院抓六叔和隐藏在医院的黑老七。没想到扑了个空,他俩已经不见了。一个礼拜之后,警察局传来消息六叔、贼头还有几个之前逃跑的喽啰全部落网的消息。

  只是六叔因为之前的伤没好又在逃跑时跳进了河里再次感染,病情十分严重。这次六叔没有挺过来,坚持了不到半个月就一命呜呼了。

  六叔的事儿让爷爷奶奶伤心了好久,没想到老儿子会做出这种事。同时也恨上了六婶,因为他们认为没有六婶六叔也不会被抓,甚至死了。所以就把六叔的女儿接了过来,不让六婶照看。做出一副让全家人都与六婶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在六叔的白事办完之后,表面上因为与公婆不合而离开的六婶在距离不远的隔壁镇已经租好房子等着我的到来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